永定河放水多个高尔夫球场被淹,这些球场都合规吗?

永定河放水多个高尔夫球场被淹,这些球场都合规吗?
日前,因永定河流域生态补水,干涸的河床被大水漫灌,也让房山与大兴交界处,在左堤路沿线河道内多个高尔夫球场变成了一片“汪洋”。那么,人们不禁会问,这条被称为“高尔夫一条街”的球场建在河道内,都合规吗?褚英硕 摄昨天顺着左堤路沿线,记者看到自北向南分布着宝兴、东方双鹰、长阳国际、加州水郡、思格森、金帝6家高尔夫俱乐部。俱乐部的球场对原有的河道地形进行了改造,新建人工湖、沙滩,铺上人工草坪,营造出了“人工生态”。其中,规模最大的宝兴高尔夫俱乐部,如今已是大门紧锁,连保安室都空无一人。透过铁栅栏,枯黄的草皮毫无生机,守了半小时,也不见有摆渡车载着球友从场内经过。褚英硕 摄附近一名商贩告诉记者,“这里没人了,早就关门了。”西南侧的东方双鹰球场也处于停业状态。大门上张贴着“防汛期间禁止入内”“河道放水”的警示牌,门外还停着数辆应急防汛的工程车辆。大门值守的保安说:“从5月4日就放假了,已经没人办公了。别看了!现在里面已经成了一片汪洋了,球场损失太大了。”陈强 摄据了解,5月5日至16日,卢沟桥拦河闸进行脉冲泄水试验,下泄流量最高达380立方米/每秒,而东方双鹰球场正处于卢沟桥下游16.8公里处。站在永定河大桥上,能够清楚地看到,桥下的高尔夫球场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小山坡已经被人为攉了个十多米宽的大口子,改造成了水流通道,湍急的河水冲刷两岸,不时有泥土掉落水中。球道、果岭全都被水淹没,大片的树木也被水没过了半腰高,只有从河岸边的绿色草坪上,能够看出这里曾是一片高尔夫球场。褚英硕 摄一名市民也专程驱车过来打听球场情况。佟先生说,他办的是宝兴高尔夫俱乐部20万元的终身制会员卡,终身享受会员服务。“办卡时,俱乐部说这卡可以当作财产转让或是继承。没想到从去年10月球场就关门了,到现在也没再开,会员卡的钱也没处儿退。”去年永定河生态补水期间,“高尔夫球场群”中的部分球场也曾短暂停业,但补水期结束后便重新开张。但相比于去年1.6亿立方米的补水量,今年总计补水量达到了3.4亿立方米。今年补水期过后,球场还能重新开放吗?褚英硕 摄记者多次拨打宝兴、东方双鹰、加州水郡、思格森4家高尔夫俱乐部的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经查,早在去年10月23日,宝兴高尔夫俱乐部就在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封场通知,称“因国家开展第二轮高尔夫联合执法整改工作,球会目前已停水停电硬件设施设备均无法达到正常运营模式,为保障各位球友权益,确保宝兴下一步成为保留球会,迫于层层压力、权衡利弊之下定于2019年10月23日起提前进入年度封场期。”长阳国际的工作人员则明确表示为了球友安全考虑,球场已停业。但补水期过后能否重新开张,尚未接到有关通知。金帝球场则同样关闭了位于河道内的球场,“位于河道外的部分不受影响,但需要提前预约。”新闻链接——建在河道内的高尔夫球场是否违规?尚未有定论永定河内“高尔夫一条街”被水淹了的消息也引发了网友热议:建在永定河河道内的高尔夫球场究竟是否违规?就此,北京市水务局、市发改委相关工作人员均回应,这项工作不归是否违规不归他们管辖。视频截图记者在北京市房山区政府官网上查询到,6月18日,房山区副总河长王永年到永定河调研水环境情况,现场查看了永定河混合垃圾堆体应急防汛工作进展情况及河道内现有高尔夫球场腾退情况等。王永年要求,各级河长要提高站位,认真落实《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总体方案》。各乡镇要充分发挥河长职能,加大对流域水环境的日常巡查力度,监督违建拆除工作,通过治理工程建设,逐步改善区域水生态环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